【波蘭克拉科夫】奧斯威辛集中營:每一個波蘭家庭,都在這裡失去一位家人

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. 那些不能銘記過去的人們,註定將重蹈覆徹。

奧斯威辛(Auschwitz)是我參訪的第二座集中營,是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最大的集中營,當時幾乎所有波蘭、匈牙利的猶太人,都送至於此,《安妮的日記》的安妮就曾經在這裡被關押 7 個月。

🔗 閱讀更多:【德國柏林】薩克森豪森集中營:沉痛的歷史記憶

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開放時間跟著季節變化,即使是夏季也是 16:00 才開放一般散客自由參觀,其他時間是需要去官網預約導覽團(現場買也可以,但因為是世界知名景點,通常都提前售完),而且英文場次不算多。

我當時以為和薩克森豪森集中營一樣,隨時去都可以買到票,太晚才發現要提前預約,英文場次早就售完,所以是參加 GetYourGuide 裡的導覽團。

GetYourGuide 導覽團都大同小異,早上七點左右會在克拉科夫市區集合,下午兩點左右會把你送回市區。會參觀一號營區奧斯威辛和二號營區比克瑙,導覽時長大約 3.5h,當時的價錢是:zł 72.78 (約新台幣 500~600)。

當然自行前往也沒問題,不過還是推直接預約導覽團,因為免費開放散客時間不多,加上官網開放的導覽團價錢還更高!

📌關於克拉科夫集中營
門票:免費入場,但預約導覽需要費用,需提前至官方網站預約
營業時間:07:30–16:00(2月)、07:30–17:00(3-10 月)
地址:Więźniów Oświęcimia 20, 32-603 Oświęcim(Google Map

因為超級早出發,只好在超商隨便買個三明治(不好吃),雖然奧斯威辛集中營有販售輕食,但還是建議吃飽再出發

當天天氣非常好,卻還是冷得發抖,甚至導覽到一半還飄起小雪。而當時猶太人常常在這種天氣下,被迫脫光衣服罰站、做任何事情,甚至哄騙他們脫光衣服去洗澡,然後直接送進毒氣室。

1940-1945 年間,納粹驅逐 130 萬人到集中營內,其中大約 110 萬人是猶太人,還有少數波蘭人、吉普賽人和戰俘等。

二號集中營 — 比克瑙的毒氣室和火葬場模型,比克瑙從 1943 年 3 月一直運行到 1944 年 11 月。

殺蟲劑齊克隆 B(Zyklon B)剩餘的罐子
奧斯威辛共採購 23.8 噸只有 6 噸用在殺蟲上,其他是作為毒氣室裡的有毒氣體,可能對於納粹來說,猶太人就像是害蟲般的存在。

當時猶太人留下的眼鏡、輔具、拐杖和鍋碗瓢盆等等。

鞋子的數量非常龐大,整個房間展區都堆滿鞋子,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看到小孩子的鞋子,都要心碎了。

奧斯威辛集中營還有展示「頭髮」,為了尊重死者,所以是不能拍照的。在當時這些頭髮將編織成地毯或各種織品,再販賣給德國人民。左圖為 1945 年時,準備送往德國的一捆捆頭髮。

當時猶太人從全歐洲各地送到集中營,所遺留的行李箱,以為還會有回去的一天,因此行李箱上都有寫著名字。

在集中營生活起居的地方

“Every Polish family lost someone here.”

我印象很深刻,有一面牆展示當時被關在集中營人們的囚犯照,導覽員在這裡說了這一句話:「每一個波蘭家庭,都在這裡失去一位家人。」

她分享曾經有一位參訪者,在牆上看見她的媽媽,而她卻早已沒有媽媽的照片,因此集中營複印了相片給她。僅存能夠緬懷母親的相片,居然只剩下她被關進集中營時,所拍的囚照……

接著來到戶外的公開絞刑場。
在集中營,會時時進行點名,如果有人失蹤、不見,無論天氣如何,都會讓他們罰站很長的時間,甚至長達一整天。也為了殺雞儆猴,設立了這個公開絞刑場。

黨衛軍站哨的地方

「連死亡的時間,都不願意讓我們自己作主」。

營區的四周佈滿著電網
有些人受不了在集中裡的生活,會奔向電網自殺。後來當有人故意這麼做,親衛隊當天會從中將一百人送去絞刑場,防止更多人自殺。

這一區則是蓋世太保的營房,他們在這裡審問涉嫌參與反抗、或準備越獄的囚犯。審問常常是好幾個小時,搭配殘忍的酷刑及毆打,甚至是死亡。

諷刺的是,戰後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創辦人及指揮官 Rudolf Höß,就在這裡被處決。

接著會回到車上,搭車前往二號集中營比克瑙,車程大約五分鐘而已。

比克瑙營區是這個集中營最主要執行「最終解決方案」的地方,有行刑場、毒氣室和焚屍場,上圖的軌道是方便火車可以直接運送人來到這裡。

當時送猶太人到這裡的牲畜列車,一節車廂要塞進上百人及各自的行李,路途可能長達一週,不會提供他們水和食物,只給他們一個水桶當作公共廁所,真的被當成畜牲對待,許多人在半路上就死亡了。
奄奄一息抵達後,馬上就被點名、分類,太老、太小、太弱、無法勞動的人,馬上就送到毒氣室。剩下的人則是強迫留下所有東西、脫下衣服洗澡、剃掉頭髮,再拍大頭照、身份建檔,手臂上被刺上納粹給予的編號。

毒氣室的遺址,當時二戰納粹戰敗後,為了掩蓋這些毀滅人性的暴行,急忙炸毀毒氣室和火葬場。

因為跟著導覽團,一邊聽導覽一邊認真參觀,所以沒有拍很多照片。
這次有點小可惜的是,參訪時間只有三個半小時,選 6 小時應該才可以更放慢腳步慢慢參觀。

《消失的1945》(THE LAST DAYS)

非常推薦大家在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前可以先看這部紀錄片。電影中採訪了 5 名匈牙利猶太人,同時也是奧斯威辛的倖存者,談及納粹是如何將他們驅逐至集中營,以及集中營裡的生活的。

裡面提到納粹是如何做人體實驗,他們也採訪到在戰後審判中被判「無罪」的人體實驗醫生,而其中一位倖存者的妹妹,就是在他的實驗室中過世的……

「通往奧斯威辛的路是由仇恨建造,卻是由冷漠鋪成。」——伊恩·克肖

每次前往集中營的路上,都會想沉默的力量是多麽強大,得以讓種族滅絕一而再發生。集中營的設計既有效率又完整,負責規劃的設計師、工程師;供應商提供的大量殺蟲劑;身邊的猶太鄰居一個個都消失。沒有人對這些弔詭的不尋常保持質疑,集體沉默的人們成為大屠殺的幫兇。

猶太人大屠殺不是世界上最後一場大屠殺,納粹集中營也不是最後一座集中營。人類若因種族主義仇恨、偏見、歧視,因意識形態洗腦逐漸失去思考,那麼終究將重蹈覆徹。

Posts created 8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Related Posts

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. Press ESC to cancel.

Back To Top